摩范出行司機撞亡廈大教師情侶獲刑四年!兩對失獨父母提抗訴

“精神支柱沒有了,生活動力也沒有了。這是一種無法想象,無法體會的痛苦。”11月13日,廈大教師情侶被撞亡案受害者家屬告訴南都記者。

2019年9月7日下午,廈門大學人文學院教師李健和女友趙榕榕步行回家途中,被一名駕駛共享汽車的新手司機撞倒,不幸身亡。該案于2020年11月9日在廈門市湖里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被告人胡某熒犯交通肇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對于這一結果,受害者李健和趙榕榕的家屬均表示不服。南都記者從兩位受害者的家屬處獲悉,兩家均已向廈門市湖里區人民檢察院寄送抗訴申請書,其中提出8點抗訴理由。事故發生后,他們從未收到肇事者家屬的道歉。

判決:23歲肇事司機獲刑四年

南都記者此前報道,2019年9月7日下午,廈門大學人文學院教師李健和女友趙榕榕遭遇交通事故不幸身亡。肇事者胡某熒于2019年9月8日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逮捕。

廈門市湖里區人民法院2020年11月9日出具的該案刑事判決書顯示,被告人胡某熒駕駛車輛沖上右側人行道后,車頭正面碰撞行人趙榕榕、李健和路燈桿,造成被害人李健當場死亡、被害人趙榕榕受傷經送廈門市中醫院搶救無效后死亡的嚴重后果。

經交警部門認定,被告人胡某熒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案發后,胡某熒的家屬代為支付被害人趙榕榕醫療費用7.3萬余元并支付趙榕榕家屬食宿費2.4萬元,代為支付被害人李健家屬處理事故費用2.4萬元。

南都記者此前報道,當時23歲的肇事者胡某熒是一名新手司機,事發時駕駛一輛從“摩范出行”平臺上租賃的共享汽車,所屬公司為華夏出行有限公司廈門分公司。事發時,華夏出行廈門分公司沒有獲得在廈門開展汽車租賃業務的許可,該事故發生后該公司被執法部門頂格處罰3萬元。2018年3月至今,該公司多次被廈門、泉州兩地交通運管機構處罰,其違法行為類型包括“未經許可擅自從事汽車租賃經營”。企業工商信息公示系統顯示,僅在廈門地區,該公司就有8次處罰決定的記錄。

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胡某熒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當庭自愿認罪,有自首情節,可以從輕處罰;其家屬代為賠償二被害人家屬部分經濟損失,亦可酌情從輕處罰。法院最終判決,被告人胡某熒犯交通肇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不服:家屬提抗訴申請

“我們對這個結果非常不服,對從輕判決的依據很不認可。”11月13日,趙榕榕和李健的家屬均向南都記者表示,已于11月11日向檢察機關寄送抗訴申請書。物流信息顯示,廈門市湖里區人民檢察院已簽收。

南都記者從兩名受害者的家屬處獲悉,法院判決中以肇事者構成自首和其家屬已付賠償金為由對其從輕判決,兩名受害者的家屬均不認可。

 “構成自首需要如實供述,而肇事者胡某熒并沒有做到這一點。”兩名受害者家屬共同委托的代理律師在抗訴申請書中提到,胡某熒共有8點未如實供述,包括第一次報警時未如實供述,對事發時車速,事發時是否想要超車,下車時是否穿鞋,事故前事故車輛靠事發路段哪個車道行駛,事故前事故地點路面交通狀況,事故中是先撞到被害人還是電線桿,事故車輛是否貼實習標志等8點,因此不應認定為如實供述。

代理律師認為,以上8點包括一些對案件事實很重要的供述。以事發時車速為例,胡某熒供述其車速約30-40千米每小時,而根據該案《司法鑒定意見書》,出事時胡某熒的車速為71.9千米每小時。“肇事司機當時已經嚴重超速,而且他自述自己有200度的近視,卻在獲得駕照四個月時不帶眼鏡,單手開車,并有違規超車的行為。”

而對于胡某熒家屬已付賠償金的說法,受害者家屬告訴南都記者,肇事者胡某熒的家屬從未主動提出支付醫療費、殯葬費等,每人2.4萬元殯葬費是在交警向其反復溝通、催促之下才分兩次給付的,對趙榕榕7萬余元的醫療費用則出現4次拒付和不付的行為,且趙榕榕搶救過程中,其醫療費用是她們家屬自行墊付,其后經反復談判胡某熒家屬才支付。“法院綜合這兩個因素來從輕判處,我們非常不服。”

“這一年來,我們從來沒有得到過肇事方的安慰或道歉,一個短信、或者一個電話,從來都沒有。”受害者家屬告訴南都記者,宣判當天,李健的父母參與了庭審,在得知判決結果后抱頭痛哭。當天,胡某熒有多位家屬出庭,但“沒有一個人過去打聲招呼,說句安慰的話。”

“這怎么能從輕判處他?我們不服。”受害者家屬表示,另一方面,胡某熒家屬支付的賠償對他們沒有什么用處,已換不回兩個年輕孩子的生命,也彌補不了四位失獨老人的余生。

失獨:父母年近退休痛失孩子

南都記者獲悉,事發時,李健和趙榕榕只有28歲。兩人都是獨生子女,同為廈門大學碩士,又同在廈門大學工作。出事之前,他們已準備結婚,兩家在商量著看房子,買房子。

一場車禍,兩個家庭驟然失獨。

從前,李健的媽媽愛美、愛笑,一張李健父母和兩個孩子一起出游的照片上,李健的媽媽對著鏡頭綻放笑容。這樣的快樂如今已難再尋,她變得“每天只會哭”。在廈門處理兩個孩子的后事時,李健的媽媽和趙榕榕的爸爸因為悲痛,不得不住院治療。

等到離開廈門,回到自己家之后,趙榕榕的媽媽才發現,一種更深的痛苦在等待他們。

在趙榕榕媽媽的眼中,她為女兒傾注了無數的心血。趙榕榕5歲開始學鋼琴,每一堂課,她都陪著去,記下筆記,回家輔導。初中時,有一陣子數學不好,趙榕榕的媽媽便陪她一起學。“榕榕是一個善良、陽光,才華橫溢的孩子。”趙榕榕的媽媽告訴南都記者,原本她已快到退休年紀,但榕榕走后她才發現,閑下來是那么難受,榕榕的每一個畫面都嵌在她的心里。

“整個精神支柱都沒有了,生活動力也沒有了。”趙榕榕的媽媽告訴南都記者,這是種無望、無奈的生活狀態。現在,她每天晚上睡覺時都要用枕頭捂著胸口才能入睡,一閉眼,腦海里不由自主地就出現趙榕榕和李健的身影。每天一醒來,走進、走出女兒的房間,她就能想到趙榕榕從小到大的撫育過程,“沒辦法克制。”

李健的父母也有相同的感受。李健的爸爸告訴南都記者,事故發生后,他夜里睡不著覺,每天夜里一閉上眼,就看見李健冰冷的身體躺在車輪下對他說,爸爸我好痛。

出事之前,李健熱愛美術,從小日夜練畫,一路從家鄉畫至全國各地,最后到廈門大學任教。李健的爸爸表示,幸福生活和美好將來被一場車禍撞碎,事故之后,他們是“一秒一秒熬過來的”,唯一的信念就是法院為他們主持公道,嚴懲肇事者。

原本,李健和趙榕榕今年將迎來30歲虛歲生日。受害者家屬表示,如果李健和趙榕榕還活著,他們肯定會像之前一樣,在廈門煮上一桌菜,買上一個蛋糕,在燭光中看著孩子們,和以前每次生日一樣,閉上眼睛認真許下美麗的愿望。

但他們再也看不到了。

亚洲AV欧美AV国产AV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