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張維功:沒有不勞而獲的成果,沒有一蹴而就的成功

東北黑土地,每當與國人提及這個名字,首先聯想到的是土地肥沃、糧谷滿垛、物產豐盈。

上世紀九十年代,隨著社會經濟的深入發展,經濟結構等因素影響下,曾經輝煌的東北老工業基地也在中國經濟中黯然失色。

有媒體指出“東北地區31個地市2013年以來小學在校生數量,僅沈陽、大連和長春三個城市的在校生數量為正增長”。

這一數據從側面映射出,東北年輕人正在悄然離開生養他們的富裕土地,選擇新的出路。

年輕人的流失,活力的衰退,讓國人不得不重新面對曾經富庶的東北,重新思考這里的出路究竟在哪。

重啟:致富才是脫貧的最終目標

談論東北經濟振興,是一個宏大的主題,在這個主題之下,地處吉林省延邊自治州安圖縣城西部的龍泉村,則是其中一個典型案例。

公開信息顯示“村內現有208人,其中貧困戶24戶48人,截至2018年,村集體經濟收入不足5萬元”,這里曾是遠近聞名的貧困村。

在中國的扶貧版圖上,大多數企業都將目光放到了中國的西南與西北地區,四川、貴州、云南、甘肅、寧夏,一個又一個扶貧成果由點成片,由片成面,快速推動了中國精準扶貧政策的落實。但有一個地方卻被人選擇性忽略,那就是富饒的東北地區。扶貧實踐告訴我們,富饒并不意味著富裕,而富裕才是扶貧的終極目標。

作為企業家,張維功敏銳地將目光投向東北,因為在他看來,“脫貧只是初級目標,致富是一個追求過程,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樣板才是追求目標”,在這里開啟了屬于陽光保險的扶貧模式探索。

面對龍泉村的情況,陽光保險的扶貧團隊,并沒有馬上動手,而是對整個龍泉村做了詳細的調研,張維功始終堅定地認為,“扶貧的模式和路子最重要”。

這么好的山,這么好的水,這么好的鄉親們,怎么會貧窮?這是在2018年5月張維功來到龍泉村的感慨!“農民有自身的優勢,也有自身的劣勢。”樸實、堅韌是中國農民的特色,但對于市場規律,卻是一籌莫展。而這,恰恰是作為企業掌門人的張維功及其團隊最擅長的。

認真的張維功認為,即便是扶貧,也“不能違背企業追求”,他要做扶貧就要做典范。

為了有效地落實扶貧項目,陽光保險從先期調研,計劃制定,再到項目實施,張維功專門召集班子相關人員開了三次“龍泉村脫貧致富”專項研討會議,將自己的理念與團隊進行溝通交流,在陽光保險的員工眼中,“這是前所未有的。”

“我們不捐一分錢的輸血錢,而是要幫助他們建立起造血機制”。張維功曾清醒的認識到,沒有產業,農村脫貧是一句空話。在周密的計劃之下,陽光保險投產308萬元組建煎餅廠、大米廠,并把股權捐贈給龍泉村集體。由此陽光龍泉大米生態農場、龍泉煎餅加工廠等項目在龍泉村全面鋪開。

時光轉瞬,僅僅一年多的光景,陽光龍泉大米生態農場種植的水稻產量達4萬余斤。

  龍泉大米喜獲豐收

“陽光保險組織專門的銷售公司,輔助銷售,負責宣傳與打開市場。”為了解決銷售,這一阻礙農民致富的最大難關,陽光保險投入人力、經驗與企業治理模式,手把手的幫扶龍泉村集體,越過門檻。

2019年,有機大米便實現了近95萬銷售額,利潤超30萬。 煎餅加工廠銷售額也達到了104萬,其中利潤20.5萬。村集體收入從5萬,躍升至25萬,貧困戶人均年收入也從2018年的2800元,提高到近10000元。

但在張維功的心中,這些仍然不夠,依靠外界的輔助終歸不是終極解決方案。作為“名譽村民”的張維功,對自己村子的“野心”更加宏大,追求極致的他,需要一個終極解決方案。

龍陽光保險集團董事長張維功慰問當地貧困戶

“創業是一種改變,是從無到有,從有到優的過程。”因而生產工藝、經營思路都需要進一步完善。

陽光保險的扶貧團隊說干就干,推動扶貧企業員工進行技藝切磋,不斷提升產品質量;指導扶貧企業了解市場需求,制定符合市場規律的產品要求。

從長遠來看。致富只是陽光保險對于扶貧要求的起點。

對標陽光保險,過去的十年,“沒有任何投機取巧之心、華而不實之行”。要想走得遠,就必須有正念、走正道,方能成大器。“風雨中做事,陽光下做人”是張維功在創業之初對陽光保險的期許與要求,如今也成了對于扶貧企業的要求。

樹立品牌意識與誠信意識,創立自有品牌,始終堅持誠信為本的質量管控原則,用一點一滴的行動影響龍泉村民的思想。

行動就會有改變,隨著產能的完全釋放和品牌溢價產生,未來僅煎餅廠的日生產能便可達到1500斤,預計年產可超50萬斤,按目前單價10元/斤計算,預計年產值達500多萬元。

龍泉煎餅加工廠 

企業與扶貧的雙贏,壯大集體經濟,反哺農民生活,一個個扶貧目標正在逐步實現。未來,按照張維功的設想,在村集體+企業化的模式下,“這部分是要交給村里的,逐步培養他們的銷售能力,達到產供銷一體。”

如今的白山黑水間,外來的新事物與本土的文化傳承,形成了現代治理形式的股份制企業,做實了可持續發展的農村特色產業,龍泉村不僅實現脫貧,而且已經走在了實現小康的富裕道路上,并在向社會主義新農村樣本的方向前進。

開拓:陽光下的公益版圖

如果把龍泉村比喻成一個點,那么在陽光保險的公益版圖上,一幅更大的藍圖正在緩緩展開。

“企業首先是企業公民,一個企業除了做好企業自身的東西以外,必須要承擔社會責任。”張維功認為,陽光保險在公益事業上的投入需要是一個系統,其中包含了金融扶貧、醫療領域、教育領域和定點扶貧四部分。

作為一家服務型金融企業,陽光保險一直以“讓人們擁有更多的陽光”為使命,關懷人,關懷個體,就成了一切行動的出發點。

而最先進入張維功視野的群體,便是赤腳醫生。長期涉足醫療領域的張維功清晰的知道“農村是醫療薄弱環節”。基于這樣的認知,2018年陽光保險正式啟動萬名村醫能力提升計劃。

“我們有全國最好的非公立醫院,已經達到與國際接軌的水平。”對于陽光融和醫院頗為自信的張維功,決心用好手中這張牌,將企業元素與公益行動緊密結合起來。

張維功為此定下目標,在革命老區、貧困山區定向免費培養10000名村醫,助力提升貧困地區醫療衛生服務能力、醫療水平,讓貧困地區人民群眾獲得更好的醫療保障。

與此同時,融和醫院還為鄉村醫生建立了融和鄉醫講堂APP,實現在線學習醫學診療知識、看病輔導講解、就診及入院綠色通道等多種服務模式。通過互聯網,把國際先進的醫療服務送到扶貧一線,讓村民足不出戶就可享受問診服務。

陽光融和醫院深入鄉村義診

截至2020年7月,在兩年的時間里,萬名村醫能力提升計劃已經在吉林安圖、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察布右中旗醫院、烏素圖鎮衛生院、賁紅鎮衛生院,以及濰坊地區建立了37家遠程醫療服務站,累計培訓鄉村醫生8183名。

“切切實實解決實際問題”,對于項目,張維功有著自己的期待,但他沒有等待,而是將目光投向了更為廣泛的空間,關注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聚業內人才,納業外賢士”,從創業之初,張維功就意識到人才是發展的原動力,并且將這一原動力根植陽光保險的基因當中。由此張維功也意識到,解決貧困問題,人才培養是關鍵,解決人才問題,教育提高是必由之路。

蘭坪一中  開學第一課 

“貧窮擋不住理想”,面對蘭坪一中高三學生的開學第一課,張維功如此勉勵大家。作為行動派,張維功所想所做沒有僅僅局限于勉勵。

2018年,陽光保險啟動萬名貧困學生幫扶計劃,按照“精準捐助、應助盡助”的原則,希望通過行動解決農村貧困學生上學期間費用負擔問題,保障貧困家庭子女平等接受教育的權利,發揮教育扶貧的重要作用,不讓貧困農戶學生“因學返貧”“因學致貧”。

兩年來,項目已覆蓋“三區三州”、內蒙烏蘭察布等國家深度貧困地區的34個國家級貧困縣、73所學校,資助學生三萬余人次,累計捐助資金超3400萬元,包攬了“三州地區”2018年全部入學的貧困高中生。在張維功內心深處滿懷期待,希望每一個孩子都能做到“不給青春留下遺憾”。

定向培養萬名貧困地區鄉村醫生、定向幫扶萬名貧困地區鄉村學生,陽光保險將其命名為“雙生計劃”,以期解決最為迫切的社會需求,達到健康扶貧、教育扶貧的目的。在張維功的帶頭參與下,越來越多的員工開始關注并參與到“雙生計劃”當中。

開拓是企業成長的內生動力,伴隨著的是一次又一次的行動,無數的行動串聯在一起便會成為習慣,而良好的習慣則是撬動社會進步的源泉。當一切成為習慣,則會反映在方方面面,尤其是面對突如其來的難題。

承諾:36封信背后的故事

2020年1月31日,彭如意和女兒同時確診為“新冠病毒感染者”。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彭如意猝不及防,對于疫情的恐懼,對于家人健康的擔憂,幾乎一度壓垮了這位母親。

在與病毒對抗的20天里,她陸續接到了來自陽光保險各級領導的慰問電話,鼓勵與期許成了支撐彭如意戰勝病毒的一劑強心針。

“嗡嗡嗡”,彭如意出院后第二天,手機突然收到了一條短信,提示銀行卡到賬10萬元。

“錢到賬時我甚至一度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短信的到來讓彭如意頗感意外,因為此時距離她提交資料僅僅過去了3小時。而這10萬元也是她2月14日離開隔離醫院后收到的第二筆來自陽光保險的問候。

在位于北京朝陽門昆泰大廈的辦公室里,陽光保險董事長張維功伏案端坐,一字一句認真閱讀了彭如意的感謝信,思索片刻后,提筆寫下了回信,鼓勵她走出難關,努力讓生活回到正軌。

從第一封信開始,寫信成了張維功在疫情期間的一項重要工作,即便是忙碌一天之后的凌晨四五點,他也要堅持親自給疫情中來信的員工及家屬回信。

60天里,零零總總寫下了36封信,這其中有寫給全體陽光人的,有寫給湖北染疫員工的,也有寫給染疫員工家屬的,厚厚的一沓,整齊地碼放在自己的辦公桌上。而這些僅僅是張維功及其團隊在疫情期間行動的冰山一角。

幾乎與疫情同步,陽光保險第一時間啟動實施了疫情應急預案,張維功果斷協調各種資源的同時,心中卻時刻放不下遠在千里之外的同事,“無論任何時候,面對任何困難都是大家的堅強后盾。”

其實早在1月18日,張維功已經敏銳地察覺到了危機,整個陽光保險在那一刻便開始著手防疫準備工作。

“1月18日,董事長就要求開始布置防控方案,當時我還有些驚訝,但馬上按照流程執行了,現在想想真的是很必要。”陽光保險集團行政服務中心的工作人員回憶,他們當天就按照要求開展防疫工作,并開始購買防疫物資,為疫情防控提供物質保障。

對于自己的判斷,張維功非常自信,多年的政商經歷與人生起落,形成了比常人更加果決的決策力。“動員,總動員,要的就是速度。”面對疫情形勢嚴峻的情況,陽光保險進行了一系列的精準操作,這在今天看來,是超前于當時形勢的。

陽光融和醫院第一時間建成符合國家標準的負壓隔離病區,承擔起全市新冠肺炎患者集中收治重任。

所謂精準,位于山東濰坊的陽光融和醫院給出了一份滿分答卷,24小時人員到位,24小時科室調整完成,48小時完成獨立救治樓的改造,速度的背后,是陽光融和醫院長期以來持續不斷的努力。

作為一家獲得國際 JCI 認證、國際 HIMSS EMRAM7評級的三甲綜合醫院,陽光融和醫院以開放床位多達1400張,設置床位更達到2000張,擁有1699人組成的專業醫療團隊。

最后兩名新冠病患治愈出院 

“早在建院之初,陽光融和醫院就規劃出了一個擁有12張床位的隔離專用區域,并為之配套了相應的設備設施”,張維功對此頗感自豪。

專業團隊長遠的規劃與敏銳的判斷,讓融和醫院在疫情中快速反應,得到了各界的一致認可,成為濰坊市市級新冠肺炎定點收治醫院,山東省10家新冠肺炎集中收治定點醫院之一。

對外的幫扶有序進行,陽光保險籌集大量物資運往武漢,運往湖北,運往全國,甚至運抵海外,幾乎每個能夠觸達的地方,都有陽光保險的身影。而陽光保險的另一個舉動,也讓人印象深刻。

“壽險10069個、產險837個、融和醫院2個……”武漢疫情期間受到影響的員工數字,張維功至今如數家珍,每個人都在他的視線之中。

根據“新冠肺炎關愛保障計劃”,如員工不幸染疫或身故,將分別收到公司發放的10萬元關愛金和30萬元身故慰問金,彭如意只是受益者之一。

如果僅僅如此,只是合格,在張維功看來并非滿分。很快,這項計劃再次升級,將保障范圍擴展到了員工及在冊業務員的直系家屬,保障人數也從28萬一路擴展到88萬。

即便在疫情最艱難的時刻,張維功也堅持著自己的想法,“不裁員、不降薪、原有對父母的津貼也不能降低”。業績的一時高低不算什么,保護員工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中國的疫情兩個月,陽光損失70億的收入,但28萬人的員工隊伍中,湖北染疫員工沒有一個死亡,湖北以外沒有一個員工染疫。

一封封來自湖北員工的信涌向北京,涌向陽光保險,涌向張維功的辦公室。而每一封回信的背后,都是一個承諾,以及轉化成為實實在在的支持:給武漢及湖北一線員工支援防疫物資;給員工、在冊業務員及其直系家屬提供“新冠肺炎關愛保障計劃”,整個疫情期間先后向41位染疫的員工及家人每人支付10萬元的染疫關愛金及安撫保障金。

在張維功心目中,這是企業的責任,也是他個人的責任,面對數百萬的支出,他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我們不管誰管,人心換人心”。

對于大是大非的判斷,以及對于責任的判斷,張維功有著自己的想法:“不同的階段,社會所面臨的問題,以及國家解決社會問題的重點都是不同的,總的來講,作為企業,你的定位要準確,你就是企業公民,企業公民就要履行和盡到社會責任。”

在這樣的指導思路引領下,陽光保險在社會責任領域,做出了自己的嘗試,也走出了一條特別的公益道路。

“作為企業來講,對于社會最大的貢獻,就是做好企業本身,這是本分。在做好本分的基礎上,要去回饋社會,要盡量多去做對社會有益的事情。”對于正在努力推動的公益事業,張維功是這么說,也是這么堅持做的。

堅持:做好企業是本分

“創業和扶貧相比,創業更難。”在張維功的理解中,扶貧是自己有資源了,有能力去支持別人,而創業對他來說是從零開始,“這個難度比是不成比例的”。

誠然扶貧和公益,擠占了張維功大量的時間,但對于自己的事業,他從沒有一刻松懈。過去十多年,他沒有周末,每天工作16小時。

但在員工眼中,對自己嚴苛的張維功卻異常“體貼”,有一種硬漢AB兩面的鮮明反差。之所以會有這種反差,是因為張維功對于陽光保險和這家企業的28萬名員工,有著屬于自己的特殊感情。

創業始終是張維功繞不開的話題,也正因如此,最艱難的時刻,16年多的時光,讓張維功在陽光保險這家企業中,傾注了自己太多的心力。

8個月零2天,所有人一分錢都沒有,張維功帶著他們跑了17個省,談了389家企業,“在中國5000多家持牌金融機構中,陽光是唯一一家經歷了原始創業過程的公司”。

“陽光在金融機構里是唯一的,有它的獨特性,市場基因特別強,完全市場化的邏輯”。對于員工的關懷,其實就是基于這種市場基因,培育出來的責任。

在張維功腦海中,企業家是個品種。“需要具備了一種特殊基因的群體,才能成為企業家,”正因如此,在張維功看來,“對員工關愛的初衷是人的本性”,也是自己的責任。

“我不對員工負責對誰負責?”這句話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卻需要付出極大的心力。

張維功非常喜歡荀子說過的一句話,“人最為天下貴”。在他看來,人之貴就在于人的價值是能夠創造價值,所以也愈發的尊重人的價值。

在2010年青年員工座談會上,張維功了解到,不少大學生,特別是農村大學生,最牽掛的是家鄉老人的身體和生活時,立即決定施行“員工父母贍養津貼”制度,凡符合條件的員工,及營銷員父母,有一方年滿60周歲,即可享受每月最高500元的父母贍養津貼。

錢并不直接打給員工,而是每個月統一打到父母的賬戶中。截至目前已有超過3.1萬名員工父母享受到這一政策,累計發放津貼金額2.78億元。

“你覺得就要這樣,要么你就不干了,要干了你就要這樣,誰讓你生這個孩子呢?”

很多企業只對股東負責,在張維功看來,這是不對的,對于員工的責任至少與其是同等位置。

“股東、員工、客戶對于企業責任而言,擺在同等位置”。對于企業責任相關方的重要性排序,張維功內心有著自己的理解,對于企業而言,客戶最前,然后員工,這樣才能把企業干好,回報股東,回報社會。

也正是基于這樣的責任意識,務實的張維功為陽光保險規劃了屬于自己的文化:農民心態就是心存敬畏、懂得感恩,就是腳踏實地、艱苦奮斗;要像農民種莊稼一樣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地耕耘,來不得半點的虛假與漂浮。工匠精神就是要俯下身去、耐下心來、心無旁騖、專心致志,精益求精;要一遍遍打磨、一點點提高、一次次試錯、一輪輪迭代,追求完美,產出精品。 沒有不勞而獲的成果,沒有一蹴而就的成功。

這樣的行動,也得到了各界的認可,“黑石集團就像農民一樣對待收購與投資,通過培育直至收獲。”在于陽光保險團隊接觸后,黑石集團CEO Stephen Schwarzman驚奇地發現,張維功和他的團隊,也在做著同樣的事。

“這就是陽光與別人的不同之處,”張維功自豪于創業之初,發出的一份“不要什么人”的招聘廣告,16年的時光讓他清楚的知道,陽光保險需要什么樣的人一同努力,如果不是“價值觀一致”,那他寧愿不要。

直到今天,張維功仍然在不停思考,為陽光保險規劃未來。談到責任,陽光保險之于張維功,已經是不可分割的部分,他所肩負責任,有事業,有企業,更有與之相關聯的千千萬萬個個體。

亚洲AV欧美AV国产AV综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