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億網貸大洗牌

如果每100萬貸款里,網貸機構需自掏腰包30萬,將直接卡住平臺的放貸規模。

30%的出資額對螞蟻這樣的頭部機構影響很大,對于其他依靠聯合貸款生存的中小銀行,影響也極大。

如果京東數科不能在2021年1月份上市,則面臨著回購投資人股份的局面。

(本文首發于2020年11月12日《南方周末》)

螞蟻集團的花唄、借唄是后來居上者,聯合貸款模式最早源于微眾銀行的微粒貸。 (視覺中國/圖)

“P2P只剩3家了。”張杰對南方周末記者說。他曾擔任某上海網絡小貸公司高管。

2020年11月2日,銀保監會會同中國人民銀行起草了《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下稱《辦法》),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在跨區展業、注冊資本、杠桿比例等核心問題上,《辦法》大幅提高了網絡小貸公司的經營門檻,這很可能會讓整個行業拐向另一條路。

張杰說自己早就料到了這一天。2017年,信而富、趣店等幾家業內響當當的P2P企業接連在海外上市,整個行業仍是騰飛之態。誰知就在年底,央行出臺整頓現金貸業務的141號文,成為行業“分水嶺”。

此后,網絡小貸牌照也暫停審批,行業陷入了存量競爭的狀態。如今監管再度出手,散布在全國的百余家中小型網貸企業,成為受影響更大的群體。

“就算遇到了天花板,螞蟻還是站得最高的那個。”張杰說。

不斷創新的牌照

螞蟻是國內第一家網絡小貸公司,但它卻不是這一“小而分散”貸款商業模式的開創者。

2003年,一個名叫保羅·希爾的美國人前往深圳,創立了中安信業。公開資料顯示,保羅·希爾歷任美國駐華使館一等秘書、商務參贊、摩根士丹利亞洲投資有限公司投資合伙人等職。

浸沉金融行業多年的保羅·希爾,于2006年拿到了深圳首家小額貸款試點牌照,中安信業在2008年迎來世界銀行(IFC)入股。中安信業很早就將“小而分散”的信用貸款理念引入國內,成為此后國內網絡小貸、P2P、消費金融等業務的雛形。

2011年,張化橋辭去了瑞銀中國研究部主管的位置,來廣州創辦萬穗小貸公司。張化橋同樣遵循小額分散的模式,同樣的2億資金,一般的小貸公司可能只有10筆業務,萬穗卻有1000多筆。借錢的人變多了,能夠最大程度地降低壞賬率。

巧合的是,張化橋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保羅·希爾曾在1984年向研究生時期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亚洲AV欧美AV国产AV综AV